拂暖

寒向江南暖,饿向江南饱。莫道江南恶,须道江南好。

离了团圆的明月儿
分外清
少了侬的夜晚儿
格外凉
昨个儿的春花
分外妖娆
今个儿的萎叶
独自荒唐
我许年华一头青丝
待白发细数来日
你若来了,我做庄
就赌,明日
天晴朗,好时光

亲们,你们知道写魔道同文的沈吉祥大大哪里去了,是不是改名了还是退圈了,找不到人了( ᵒ̴̶̷̥́ ·̫ ᵒ̴̶̷̣̥̀ )

  姑苏卧里

太阳出来了,天空却仍旧下着雨,姑苏城里好静,仿佛雨落下也是一种无言的叹息。紫色的丁香被雨水冲刷成淡紫色,朦朦的烟雨被叹息笼罩,我只一个人走在那条无人的小巷。

无声,无息。窄窄的空间散发着寂静,墙上的青苔隐隐约约的,却无时无刻不在渗透着一种若有似无的痕迹。我蹲下身去,仿佛一晃回到十年前,无所顾忌就是时代标语。我的手轻轻地向墨绿的青苔伸去,突然想起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裙。慌张的站起了身,轻晃的身子不得不靠抵在墙上的手来稳定,从掌心传来的清凉的温度,使我想起了这一栋楼所度过的雨季,似乎在彰显它的岁月弥长。潮湿古朴的显残旧,却也滋润了一群养眼的小生命。

墙里墙外,主客之分如此明了。主人行人不曾交集,不曾相逢,便不会有多情却被无情恼,墙内主人离合悲欢,墙外行人无关痛痒,也许是最好。

我站起了身,细细检查,轻轻拍去沾上白裙上的尘埃,又向前走去。也许永远不会知道,裙子后染上的几点清新,是那样的熟悉。

会别离总会别离,就算画千艘乌篷船,也乘不回曾经的思念。二月的春风来的悄无声息,屋檐上的薄霜还未来得及绽放就已凋落。如同离别时的旋律,还未开始就已泪流满面,到最后不愿苏醒。就像被秋天眷念的红药,为谁开,已经不重要,只要把握好相逢的一刻,仿佛一瞬间也是地老天荒。

阿难为了心中之人愿化为一座桥,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雨打,五百年日晒,只为她能从桥上走过。

佛问:值得吗?

阿难回答:这个我从不考虑,我只求她能够从桥上走过,不因为它的残旧而回头,哪怕下一秒成风化沙也在所不惜。

五百年后,夜寒露重的晚上。有一个女子牵马而过,在她的身影真正融入漆黑的夜色中,阿难痛苦了一千多年的脸终于笑了,款款一笑,在月色如水的桥上瞬间开满了红药,红得耀眼,红得心碎,凝结了一千多年的相思,可女子始终不曾回头。

第五百年零一天,清晨。阿难情劫已过,桥卒。


春意浓

春意浓

微风正渐,河岸正微绿,河里的河豚正渐渐肥。不用什么描述就是美。什么是美,美无需太惊艳,任何抢夺眼球的都不是美,而是艳,“艳情”“艳情”就显得不端庄。任何美,任何美的,需要的是欣赏,欣赏又需带着尊重。

但世事无绝对,皑雪千里的第一枝梅,如若是白的,倒也不觉新奇,至少眼里出不了一个“惊”字。如若腊梅,又觉得像是一个端庄文静的淑女,柔柔地笑着,柔柔地站着,茫茫雪地,北风一吹颤颤微微,虽娇不骄。怎么都觉得是红梅好,红色的花颜是抹了胭脂的唇,是醉了酒的酡色。又似一把火焰在苍苍雪海中喷薄而出,拼尽全身力气,炸开了十里百里的灼灼红梅如浪。望而生暖,意而温。望而生惊,掩唇而叹,望而生畏,远远再看。

一笔两笔是春,三笔四笔是春,五笔六笔,笔画越多,春枝就越茂盛。纤细枝头上的小花苞,还滴着凉凉的水露。会忍不住的去看,看那晶莹的水珠滴落的瞬间,会忍不住的用水触摸,摸一下这春天的温度。微雪渐融,露水沾了衣襟,一手冰凉,一手尽惹花香。又会忍不住的去想,小花苞开了会是怎么样的?再进一步的想,去年的花长什么样?和什么人一起赏的这花开花落,这良辰美景,说不得太多,想不得太深,念不得太远,不然这春天总免不了惹上一点愁味。

酒是春的诗,诗中的味是飘出的衣带,素中带着明媚。舀一瓢井中水,清至唇舌,凉沁心脾。无需到江南水乡也能得这一掬春味。淡即是疏离,我一转身,就是天涯。春一回眸,白山上黛,雪肌酡红,冰河已融,塞上唱满了大雁的诗,团圆的歌。邀上春天到毡房里做客,南下落满了纯白的灰,青瓦上还留着去年春天的诗,诗中的大意已模糊,只留下清晰如昨“归来”二字。

春风一吹,两鬓霜华浓,桃已红,酒正浓,相思被催熟。春风二吹,满目葱茏,青山雪不见,骊歌欲唱出。春风又吹,落梨粘絮不起飞,春意阑珊,睡亦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断桥

发布了长文章:断桥

点击查看

《断桥》

旧情

  • 想得不可得,你奈人生何。半生里寻寻觅觅,到终了无处安身,却是旧情在恨意里翻滚,最终在灵魂烙下一个印做个记号。忆前个尘缘,恍若大梦一场,梦时热闹欢腾、众人嚷嚷。可是最怕梦醒,空空皆了。有知己几人,有缘分几深,有时光几短,倒也深负青春。未到两鬓霜白,也未到面容苍老,但心中怨意难消,才知前个恨楚刻骨。发未白,皱未深,衣裳素素,欢情已崩。我旧日里光顾着付真心,扯因缘,许三生。独独忘了,收余恨,梦易醒,失良人。到此无一知己,无一倾诉,无良辰美景。

空山不见孤僧,薄醉懒闻钟声。
把酒莫问日月,夏冬秋又一春。


绯衣不连襟,绿萝难拂袖。

清风讽华年,流水忘少年。

年年是黏黏,黏黏是绵绵。

绵绵一江水,春春又一年。

年年枕上雀,声声顾自怜。

云中蕊 , 山中青
三月三来,寻桃红
山中影,迷雾行

天水碧,兰舟迎
清风徐徐,波澜起
水中景,雁正行

风如松,青如柏
霜雪皑皑,化成露
林中径,竹中行

花自落,草结霜
寒风肃肃,万物消
熹光破,晚风笛

衰草歇,入目皆是离
风陵渡,舟带水缓缓
舟载行人,人过青山
人分外感伤,青山分外疏离,夕阳分外斜

聊骚

山把云吞了,云把雾吞了,雾又把房屋吞了。他们总以为把对方吞了,他人就看不到了。但是我们看山依旧是山,看水依旧是水。
老板娘总想着把我们培养成熟练麻利的老员工,事与愿违啊无论是新客人还是老客人一眼就能看出,人始终只有一双手,挡得住别人的眼也蒙不住别人的耳朵。
——致我那可爱美丽的老板娘